弘扬东纵精神 建深圳东进支点
作者:文/图:邓淋彦 胡锴 江镇锋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时间:2011-3-8

弘扬东纵精神 建深圳东进支点
坪山新区举行纪念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近30名东江纵队老战士在内的100多人追忆曾生

 

日期:[2010年12月20日]  版次:[SA30]  版名:[专版]  稿源:[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p>    昨日,近30名东江纵队老战士出席曾生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p>

    昨日,近30名东江纵队老战士出席曾生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

<p>    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p>

    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

    “丹心一片照华夏,鞠躬尽瘁为人民”。昨日是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诞辰一百周年的日子,坪山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与深圳市客家文化研究会、华夏文化促进会、深圳市东江纵队老战士联谊会在坪山新区六联宴会厅联合召开纪念曾生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包括近30名东江纵队老战士在内的100名各界人士追忆曾生。坪山新区党工委书记杨绪松表示,要继承东纵精神,把曾生故乡建设成为山水田园城区和低碳高端园区。

    朱德电令广东日军向曾生投降

    1910年12月19日,坪山新区坪山办事处石灰陂村,东江纵队司令曾生诞生在一户华侨家庭。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他当时公开的姓名叫曾振生”,昨日的座谈会上,华夏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任建新介绍了曾生以及他组织领导的东江纵队,“学生时代,曾生是中山大学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任建新介绍,1934年冬,曾生加入革命秘密组织———“中国青年同盟”。1935年的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曾生被推举为中山大学学生工友抗日会主席团主席和广州抗日联合会主席。1936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7年7月,曾生完成了中山大学的全部学业。1938年初,党组织委派他担任中共香港海员工作委员会书记。

    “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党哪有个人”,任建新介绍,1938年冬,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后,党组织指示他从香港回到东江地区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曾生在没有粮饷、缺少武器和经费的情况下,把自己家赖以为生的祖传下来的十几亩土地先后卖掉,以供建立武装部队的军需所用。在回答母亲田地卖掉了怎样生活,曾生回答“我一心一意跟党走”。

    “由小变大,后来壮大成一个军的东江纵队,是我军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任建新介绍,从“东移”海、陆丰到建立东莞大岭山抗日根据地,从领导拯救在香港的爱国民主人士、爱国华侨和文化界人士及国际友人到港九铁路保卫战。1945年,朱德总司令致南京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要求“在广东的日军,应由你指定在广州的代表至华南抗日纵队东莞地区,接受曾生将军的命令”。

    1946年,曾生率东江纵队2583人乘美国军舰到烟台,领导东江纵队参加了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南下渡江战役。1949年9月曾生和雷经天、尹林平一起,指挥由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和粤中纵队组成的解放广东战役的南路军,胜利完成了解放广东战役一翼的任务。

    1955年,曾生被授予少将军衔,解放后曾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广州市委第三书记,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市长,交通部副部长、部长、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等。

    东江纵队老战士齐聚坪山

    昨日上午9时,坪山新区东江纵队纪念馆,刚刚重新进行了装修。

    胸前佩戴着密密麻麻的勋章,身穿绿色军装,腰系解放军腰带,手戴皮手套。从香港、龙岗、坪山、大鹏等地赶来的近30名东江纵队老战士,在东江纵队纪念馆高兴地寒暄着,而不少人是自发赶到纪念馆的。昨日是东江纵队总司令曾生将军诞辰100周年的日子,现场东江纵队的一位老战士看着曾生的画像,热泪盈眶。

    深圳市东江纵队老战士联谊会会长何基、深圳市原粤赣湘边纵队战友联谊会会长何鹏飞、香港地区抗日游击队老战士联谊会会长刘波,以及原国防大学军兵种教研组组长叶青茂、原福州某集团军副参谋长黄伟以及曾生将军长子曾世平、幼子曾凯平、长女曾亦兴、女儿曾克南等总共100多人参加了纪念座谈会。

    “我们大家都非常佩服和尊重他。”何基说,他当时在东江纵队是小队长,一直在第一线,没有机会接触司令。第一次与曾生见面、谈话,是在“文化大革命”后。在“文革”期间,曾生遭受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何基回忆说,当时他在南京炮校工作去北京开会,听说曾生坐牢出来,住在中组部招待所,“他走路都困难,但还到门口接我”。何基开口介绍自己说的是小队长,曾生接过话,说道,“没有你们这些小队长我这个司令怎么当啊!东江纵队的威风就是你们这些小队长、中队长在最艰苦、最困难、最危险中打出来的”。

    何基说,他离休回到深圳还与曾生见过几次面。组建东江纵队老战士联谊会时,得到曾生的大力支持。而东江纵队成立40周年纪念时,曾生还从广州赶到坪山参加大会并讲了话。东纵成立50周年时,曾生寄了书面发言教导老战士们要继承、发扬东纵的优良传统,“现在,我们老战士们常以此互相勉励”。

    昨日,《纪念曾生同志诞辰100周年》画册在座谈会上发行。而对于东江纵队纪念馆,坪山新区负责人昨日表示,作为东江纵队的诞生地,坪山将以保护和开发红色文化为抓手,扩大纪念馆的影响力,积极推进红色文化产业发展,建立和完善红色旅游基地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秘书追忆曾生心系蛇口

    “曾老给我的是一种震撼力、一种激励我向上的无穷力量。”曾经担任8年曾生的秘书、深圳市客家文化研究会会长陈小平在昨日的座谈会上回忆,“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充满了缅怀之情、感激之情。”

    陈小平回忆,30年前,他在曾生将军身边工作,当时国家处在改革开放、初始发展的年代,时任交通部长的他,对于深圳这座在边陲小镇上发展起来的新型城市,闪现着曾生的一腔热情和执着的奉献。

    陈小平说,“蛇口”是当时中国改革开放、深圳经济特区实验兴起的最前沿。蛇口工业区是交通部直属的———交通部香港招商局蛇口经济开发区所管辖经营的。时任交通部部长的曾生,还担任着交通部香港招商局的董事长,对于蛇口的发展,亲自参与。时任招商局蛇口工业区的董事长的袁庚就是曾生最得力的干将,袁庚此前曾是东江纵队情报处处长,一直得到曾生的支持。

    “可以讲,蛇口工业区的每一步掘进都离不开曾老的操心劳累;每一个时期的发展都有曾老尽职、尽力的心血”。陈小平回忆说,曾生十分关注职工的生活,每次到蛇口视察,首先直奔的地方就是施工工地、职工宿舍和职工食堂。同时,曾生的心思基本都投放在工业区的发展蓝图上。每到一处,就认真听取工业区领导的工作汇报,并将问题一一记录下来,直接向有关方面反映,给予实质性的解决。

    对于曾生与蛇口的关系,深圳市委常委、深圳警备区政委王小毛昨日也代表深圳市作出了评价。王小毛表示,1975年,时任交通部长的曾生当时兼任着交通部香港招商局的董事长,他当时坚决支持袁庚同志创建蛇口工业区的计划,他力排众异,奔走呼号。不到三年时间,就有300多家“三资”企业在工业区办厂,使“蛇口模式”成为全国最先改革开放的窗口。

    “曾老离开我们已经15年了,他的每一个音容、每一个笑貌都深刻地印在我的记忆当中。”昨日,陈小平说,每当他想起曾老的时候,都会告诫自己:坚守人生品格,维护道德操守。

    曾生故乡要建山水田园城区

    昨日,深圳市委常委、深圳警备区政委王小毛,深圳市人大副主任周光明,深圳市政协副主席姚欣耀,原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黄浩,原广东省政协秘书长锯立铭,原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广镇,坪山新区党工委书记杨绪松,坪山新区管委会主任冯现学也一同参加纪念座谈会。

    “今天的深圳发展成就离不开曾生同志为改革开放事业的奋斗不息的贡献。”王小毛在昨日的座谈会上表示,回顾曾生同志的革命历程,我们深深地感到,正是怀着对真理的坚定信仰、对理想的执着追求,曾生同志才能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任何压力下都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都经受住考验、肩负起重任。深圳要学习和弘扬曾生同志矢志不渝的坚定信念。

    “东江烽火,光照后人”。杨绪松在昨日的座谈会上表示,坪山新区是曾生的故乡,记录着东江纵队在抗战中的艰苦历程和光辉岁月。作为坪山新区第一代建设者,新区将发扬以曾生为代表的东纵精神,坚定信念、百折不挠,艰苦奋斗、锐意进取,燃烧激情、奋勇争先,全力推进新区的大开发、大建设。

    杨绪松表示,十二五期间,坪山新区将着力建设“一城一水两山两业若干组团”,一城就是坪山中心城,一水就是坪山河,两山就是马峦山和聚龙山,两业是战略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若干组团就是形成多个功能完善的相对独立的组团。“用3到5年,坪山新城初具规模,用五到八年实现特区一体化,使新区真正成为深圳实施东进战略的支点”。

    为此,明年,坪山新区将开展土地整备、园区建设、坪大合作、交通建设等建设,打造一个宜居、宜业、宜聚、宜游的山水田园城区和低碳高端园区。

    文/图:邓淋彦 胡锴 江镇锋


 

东江纵队纪念网站  电 话:86-139 0293 8869
您是本站第 位客人
深圳市坪山区东江客家文化协会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粤ICP备200480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