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村”—香港新界沙头角乡乌蛟腾村
作者:曾发  来源:原创  时间:2008-2-28

 
“英雄村”—香港新界沙头角乡乌蛟腾村
 
作者:曾发 

 

      香港新界沙头角乌蛟腾村,战前100余户,500多人,也农业为生,民风淳朴,不畏强暴。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乌蛟腾人俱有强烈反帝爱国思想。1936年,从江西革命老区来的一位教育工作者,在该村觉民学校任教,对学生引进先进性教育,起到潜移默化启迪的作用。1938年10月12日。日本侵略者在深圳大亚湾突然登陆。该村三名学生李贵仁、李镜华、李盘传,投笔从戎,与1939年5月,秘密进入东江地区参加抗日游击队,香港传媒大肆报道,引起轰动。广东沦陷后,大量难民涌入香港,其中不少东江客家人逃到乌蛟腾避难。向村民控诉日军暴行。这些,对村民影响和教育很大。1941年12月8日,日军从深圳入侵香港,英军抵抗18天就投降了。但乌蛟腾人与香港人民一样没有投降,一直与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并肩战斗达3年8个月之久,全体村民都是好汉,没有出现一个民族败类,做出许许多多惊天地、动鬼神、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英雄故事,而今读起来仍催人泪下!

     1942年初,当曾生派遣的部队经过该村时,因为是游击队,均穿便服,又不能打着抗日旗号。香港沦陷后,土匪多如牛毛。因而,村民误以为是土匪,鸣锣示警,青壮年纷纷携带武器登山,准备对抗,不准部队进村。蔡国樑大队长向父老乡亲解释他们是曾生抗日游击队时,还要他交出手枪。蔡国樑为了取信于民,交出手枪。部队几十人只好在村外休息,唱抗战歌曲。正在此时,有一位本村早年参加东江地区游击队,1940年部队突破国民党敌军武装围攻向海陆军转移时被暂时转回家时的李贵仁听到歌声是游击队,于是找到队长,原是他的排长,误会全消。不久,部队派出武工队到乌蛟腾村开展工作,深入各家各户宣传:一是宣传部的宗旨是抗日救国,保护人民,为人民谋利益,部队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损害群众一针一线一草一木;二是宣传只有抗日,才能救国救家;三是宣传团结才有力量,组织起来,才能对付日本法西斯和汉奸;四是宣传民族气节,要有宁死不屈,宁死不投降、宁死不当汉奸、宁死不出卖游击队和他人的精神。同时,用实际行动帮助村民劳动,解决困难,医务人员帮助看病,访贫问苦等活动,亲如一家。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教育和战士们与人为善的感人态度,村民的“国家兴亡,自己有责”的思想觉悟大大提高,纷纷起来,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做出重大贡献和牺牲,堪称香港抗战时,名不虚传的英雄模范村。事实多多。
    一、先后有40位青少年,离别父母,离别家园和校园,义无反顾地参加游击队,扛起,狠狠打击日本狗强盗。这批热血青少年在部队里个个表现出色,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没有一个人怕死当逃兵。
    二、先后有9位抗日志士为国为香港壮烈牺牲,献出他们的宝贵生命。这些英雄们的事迹,十分感人,尤其是两位村长李世藩和李源培的故事,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事情发生在1942年9月25日(农历8月16日 中秋节后的第二天)早上,日军出动数百人,采取突袭手法,包围了乌蛟腾村。他以为节日,游击队会在村里过节,捉去村长李世潘,企图通过他打开缺口,对他软硬兼施,利诱不到,就用硬的,逼他交出游击队和村中用于自卫的武器。
    但李世潘民族气节凛然,以牺牲个人,保护游击队和村民的决心。就只吐出一个“无”字!
    日军一听,兽性大发,严刑拷打,吊飞机、座老虎凳。日军折磨李世藩一轮后,停下来再审。李世藩仍然坚强如刚,还是“无”字!日军更加凶残,把李世潘绑在长板凳上灌水,肚子被灌的涨鼓鼓的,日军用几十斤重的木梯压在李世藩的肚子上,两边站着四个日军猛压木梯,血和水从李世藩的七孔喷射而出,惨不忍睹!李世藩咬实牙跟,忍着剧痛,始终没有屈服,被日军活活整死!日军又拉来了另一个村长李源培来审问,又是逼他交出游击队和武器。李源培斩钉截铁地说:“无”日军更加残暴,除了使用迫害李世藩那套手法外,用马踩在李源培被灌的涨鼓鼓的肚子上,用点燃的熟烟燃烧其背部,被烧得皮开肉裂,昏死过去!日军以为李源培以死,将其丢在树丛中。日军折腾了一天,什么残暴的手段都使尽了。可是这两位为国为中华民族视死如归的英雄村长面前,毫无办法,一无所获。天色将晚,日军只好灰溜溜的走人。日军一撤,村民急急将李源培村长抬回村里抢救。当李源培苏醒过来,第一句话是叫其女儿阿娇(现名李玉森,住沙头角中英街)立即参加游击队,为国和他们报仇!这两位村长真不愧为炎黄的优秀子孙,中华民族和香港的骄傲!
     三、当在村里坚持生产的村民,百分之九十几,分别参加了各种抗日群众组织。如民兵自卫队、妇女姐妹会、儿童团、游击小组、夜校等。这些组织的成员,负责宣传发动群众抗日,努力增加生产,维护治安,为部队提供情报,送饭,运输。儿童团负责日间放哨,盘查陌生人,傍晚时,穿街过巷唱抗日歌曲,喊抗日口号,还到谷埔、荔枝窝村演示抗日歌剧,村民反映强烈。夜校则组织妇女学文化,算术,提高妇女地位。搞得热火朝天,空前团结,齐心抗日,共渡难关。
    四、掩护部队,支援部队,作了大量工作。部队在乌蛟腾村周围活动频繁,大队政训室在吊笼山下搭建一间茅棚扎营,在村里设立交通站(后迁至九担珠),派驻民运员,总部电台设在石水涧。经过部队领导机关考察,认为乌蛟腾村群众基础好,可靠、安全、属山区、交通四面八达。因此,决定1943年2月,在该村召开广东省临委和东江军政委员会的重要会议(史称乌蛟腾会议)。该村派出四名妇女上山割芒草和帮助搭建茅棚,以供会议作会场、住宿。会议胜利召开,圆 满结束。村民对这些活动,严守秘密,决不吐露半点风声。日军虽多次对乌蛟腾和周围村庄,反复“扫荡”,但部队安然无恙。如总部在石山涧村建立的电台。将近一年时间,电台从一台发展到三台,人员从10人发展30人,密实封闭式管理,保密极为严格,后期工作,全靠该村的林茂、林传叔侄(他们带渔船一起参加部队为海上交通)及其家4人爬山越岭秘密地到大埔、沙头角等地采购粮食和生活必需品。1943年4月,日军对石水涧“扫荡”,但电台要已安全转移,只在树林里搜到一些废弃电线、电池。日军如获至宝,以为此次活动,一定能抓到“大鱼”。遂捉去该村林生绑在树上毒打,逼其供出电台下落。但林生宁死不屈,守口如瓶。日军活生生把其打死纵火烧毁其五间房子,惨无人道!
    五、建立抗日民主乡政权——中南乡,以作为长期抗战。选举乡绅李源灌为乡长,管辖九担珠、石水涧、上下莆田等10余村庄。负责抗日相关事务,拥军优属、发动群众开荒生产,减租减息,维护治安,调解纠纷,支援部队等。贡献良多。至日本投降解放。
该村旅居南洋和英国华侨,受到两位英雄村长和烈士们的一身正气感动,因此,提议并出资为烈士们树碑立传,为后人学习楷模,村民热烈响应。同心合力兴建,终于1951年10月建立一座烈士纪念碑。村民与学生,每年农历8月16日,前后拜祭,缅怀战士,增强国家民族意识。这个举措在当时港英殖民当局不承认港九大队在   港抗战的地位和功绩来说,是难能可贵的,乌蛟腾人真够勇气!1984年,原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访问香港,专程前往乌蛟腾探望父老乡亲和战士,拍照留念并提议烈士纪念碑改为“抗日英烈纪念碑”,为村民就认同。曾司令即时书写了碑文。同年底重修,1985年10月竣工开幕,成为现在的规模。每年清明、重阳节,大批工人、学生、团体、街坊、电视台前往凭吊,缅怀烈士的丰功伟绩,成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  战士:曾发
                                             2007年5月13日

 

东江纵队纪念网站  电 话:86-18818568069  传 真:86-755-8239 4223
您是本站第 位客人  邮箱登陆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粤ICP备060871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