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网站

经济信息

热线联系

 

 



娑撴粍鐫欑痪鐢告Е缂冩垳绗傜痪顏勫悍妫?---九.自卫坚持 谈判北撤

[展板详情]



    抗日战争的硝烟未散,国民党军继进攻东纵的北江和江北部队之后,十一月,又调来远征军三个军向江南和东进部队发起全面进攻,妄图三个月消灭东纵。东纵一面进行自卫还击,一面按照中共中央分散坚持的方针,把部队分散展开到三十九个县,经过艰苦的战斗,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企图,国民党被迫承认东纵是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签订了东纵北撤协议。曾生、林平在江南直接指挥江南和东进部队还击国民党军进攻,并通过电台对江北和粤北部队加强领导。国民党的企图被粉碎后,曾生和林平到广州同国民党广州行营在谈判桌上进行斗争,直到达成北撤协议。尔后林平留下坚持斗争,曾生、王作尧、杨康华按中央指示,率东纵主力北撤山东解放区。

序列表

 冲虚观全景

日本投降,形势突变,抗日战争转变为反内战的自卫战争。8月 15日,林平、曾生在冲虚观接中央电报指示:要在一个月内,迅速把各项工作和部队进行调整,以应付新的环境。据此当即决定:北上部队迅速进军粤北;第三支队向粤赣边九连山区、西北支队和独一大队向始兴、南雄挺进;广东区党委和东纵司令部向江南老区转移。图为冲虚观全景。

土洋村全景

     9月1O日,林平、曾生在土洋接中央电报指示:在敌强我弱,国民党妄图一口把我吃掉的形势下,应采取分散坚持,保存干部的方针。东纵决定将全区划分为粤北、江北、江南、东进(海陆惠紫五)四个指挥部,实行军事上的分区指挥,要求各部队在指定地区内完成战略展开。图为土洋村全景。

      

林锵云

    珠江纵队司令员林锵云,一八九四年出生于广东新会沙岗,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工人运动的卓越领导人、珠江三角洲敌后抗日武装的创始人之一。日本投降前夕,他率珠江纵队主力共一千二百余人向东江和粤北作战略转移,编入东江纵队序列并肩战斗

英德青塘乡周屋小学一角

    一九四五年七月下旬,抗日战争硝烟未散,国民党军即向我北江和江北解放区发起进攻,其一八七师夺占始兴城后进攻外营村,我民兵奋勇抗击三昼夜后被攻陷,一百一十二名民兵和群众壮烈牺牲;其一五二师突袭北江支队驻英德青塘乡周屋小学的野马中队,十八名勇士掩护主力突围后全部牺牲。左图为弹痕累累的周屋小学一角。

沙鱼涌墙头的反内战标语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国民党调集新一军、新六军、五十四军、六十五军等部向我江南解放区发起疯狂进攻,妄图一举消灭东江纵队。我军一面进行坚决进行自卫还击,一面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分散坚持”。江南支队在沙鱼涌墙头书写的反内战标语。

 

平海镇东门

    为了还击国民党在江南地区的军事进攻,争取时间保障东进、江南部队顺利展开,曾生于11月初由大鹏半岛经三门岛视察后到达稔平半岛平海镇东进指挥部指导工作。这是平海镇东门。

平海中学校门

   曾生到达平海召开东进部队团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分散坚持方针和部署东进部队进行稔平保卫战。这是会议旧址平海中学。

谈判斗争

重庆 [新华日报] 登载的国共商谈协议即《双十协定》

     1945年1O月1O日,以毛泽东、周思来等为代表的中共代表团同以蒋介石等为代表的代表团,经43天的谈判斗争,迫使国民党签署了国共两党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在不损害人民根本利益的前提下,我方同意让出包括广东在内的八个解敌区,于1946年

    1月1O日达成停战协议。但国民党不承认广东有中共领导的武装,拒绝调停。图为重庆[新华日报]刊载的《双十协定》全文。

《双十协定》

国共双方经过43天谈判,于1945年10月10日签定的《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

《剿匪手本》

    重庆谈判中,蒋介石坚持要中国共产党交出解放区和军队,使谈判进展困难。这是蒋介石在谈判结束前两日批准向各部发放的《剿匪手册》。

 

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重庆谈判期间,蒋介石设宴招待毛泽东等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毛泽东赴重庆同国民党进行谈判。

图为毛泽东在周恩来的陪同下到达重庆机场的情景。

国共双方签署的停战令 

    1946年1月10日,中国共产党代表同国民党政府代表,正式达成停止军事冲突协议,双方同时颁布于13日午夜生效的停战令。图为《解放日报》的报导。

   为监督停战协定的贯彻执行,由中共代表周恩来、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美国代表马歇尔组成“三人小组”,同时三方派出代表在北平组成军调部,我方派出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参加军调部。军调部决定派出“军调第八执行小组”到广东解决停战及中共广东武装部队北撤问题。第八执行小组美方代表米勒上校,国民党代表黄维勤少校,中共代表方方少将。

    北撤协定签定后,中共代表廖承志,国民党代表皮宗阚,美国代表柯夷组成“重庆三人小组军事代表团”到广州会同第八执行小组与广东军事当局谈判。

1946年3月4日,军事三人小组马歇尔、张治中、周恩来乘飞机抵延安。

图为朱德(左四)与马歇尔(左三)、周恩来(左二)在机场合影。

周恩来、张治中、马歇尔三人小组

军事三人小组和军调处执行部人员在张家口视察时合影

中共代表叶剑英(前排右一)在北平军调处执行部

与工作人员在一起。

中共代表廖承志(重庆三人小组军事代表团)

中共代表方方(军调第八执行小组)

华南抗日游击纵队的功绩1946年2月13日延安《解放日报》社论

    广东现在是执行停战令受到阻碍的唯一地方。该地国民党军队自停战令公布以来,一直不断地进攻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华南抗日游击纵队。在执行小组已到广州以后,该战区司令张发奎还拒绝承认共产党的地位,继续派兵向这一支对同盟国反对日本法西斯战争事业卓著功勋的队伍进攻。民国廿七年十月,日寇侵陷广州的时候,产生了第一支广东的抗日游击队,当时的参加者,有香港的工人,有当地农民、学生,也有过去散布在东江一带的红军游击队。开始这支队伍只有一二百人,他们的武器多是来自民间及溃退军队所遗弃的。但那时他们巳经能够威胁迫退惠阳守城之敌,使当地人民抗日情绪大大地受到鼓舞。二十八年,队伍挺进到广九路两侧,又与宝安、东莞等地由共产党东莞县委王作尧同志所领导的一支游击队会合。民国三十年,这两支队伍编为东江人民抗日游击队。对于这支新生力量,日寇曾发动了连续的“扫荡” ,但都被他们击退。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敌人进攻香港,东江游击队即以积极行动,配合英军进行香港保卫战。除不断出击广九路以外,更挺进九龙,袭击敌人后方。当时香港一带盛传中国军队进入深圳,就是指这个部队。香港沦陷后,东江游击队更出生入死,

抢救沦陷区的国际友人、国民党军队的官员以及同胞、侨商等。那时他们功绩不仅为当地人民所目睹,而且为国际友人所称道,一九四四年七月份,“美亚杂志”有一篇《东江游击队与盟国太平洋的战略》一文内称:“当香港沦陷时,游击队立即派人到‘新区’将难民与供应品运出香港。至一九四二年三月,他们巳营救出几千人,内有中央政府驻香港的代表陈策将军、广东军区中国军司令官余汉谋的夫人、国民党官员、美国官员、香港大学的教职员和很多中国的政治工作人员与新闻记者及其他人士。”

    民国三十二年后,敌对东江游击队力量的生长,更感害怕,当时敌寇除了把广东绥靖军的兵力由两师扩大至五个师以外,并从华中、华北抽调一部分兵力到华南,进行更频繁的“扫荡”、“清剿”。这一年战斗是频繁、激烈的。大的战役如万人的扫荡东莞,十余路日寇合击宝安沿海地区,五千人的围攻中山等等,但终于为我所击退民国三十三年春,敌寇开始“清乡”,以五十七旅团主力配合伪绥靖军四个师集中广九路两侧向我东莞保安地区“清乡”,并成立所谓“清乡委员会”,组织“清乡宣传了。团”、“政治工作团”等配合敌伪武装,进行特务破坏活动。东江纵队此时一面配合当地人民坚持原有阵地,一面以主力挺进敌后交通线展开破击,其中特别是五月廿一日突击九龙市炸毁铁桥之役,使香港九龙敌伪陷于惶惶不安之境地。这样内外夹攻之下,敌伪“清乡”计划不得不宣告破产。

    在这时期,东江纵队并在南海一带竭尽努力,营救盟国战友。民国三十三年二月,为救一美国空军人员出险,在九龙与敌激战四昼夜,并接着粉碎了敌海陆军千余人之合围。同年四月上旬,突袭香港,救出了士兵十六名。五月十六日又在香港附近大亚湾救出了五位美国飞机师脱险,并护送他们到了大后方。七月二十七日救出了英国海军上尉左特温,也安全送至后方。美飞机师敦纳尔·W·克尔中尉,是一位被东江纵队搭救出险的亲身经历者,在他归队以后,曾写了一封感谢信给东江纵队,信内说;“由于你们英勇人民的帮助,我得以安全地愉快地躲藏起来,不被日人发现。我曾亲会你们一些人,表示了我对你们的敬意。但是我知道还有很多很多没有会到的,他们在最艰险艰难的情况下工作,以保证我的安全,我现在不能亲会你们中的每一个人,就必须采取目前办法,来感谢搭救我的生命和使我能够工作的你们……”

    日本投降后,东江纵队以全力向粤汉沿线敌伪进击,迫使敌伪投降,先后攻克宝安县城及无数大小村镇,解放了数千万同胞。在八年抗战中,东江纵队活跃于广东的沦陷区,积极打击敌伪,先后建立了东江、韩江、始(兴)、佛(冈)、英(德)、翁(源)等广大解放区,总面积约六万余平方里,人口大约四百五十万以上。它的功绩和八路军新四军一样,对于同盟国打败日本法西斯军队的战争,显然是起了很大作用的。它的地位是必须得到承认的,也是毫无可置疑的,因此,执行部必须立刻制止该地区国民党军队向东江纵队的进攻,以贯彻仃战令在全国的实现。

                       1946年2月13日《解放日报》                                      

[注]:华南抗日游击纵队包括琼崖纵队、珠江纵队、粤中纵队、南路纵队、韩江纵队。党中央、毛主席把这些部队统称为华南抗日游击纵队。本文写的是东江纵队的功绩,不包括其他纵队。

 [ 摘自《广东党史资料丛书.东江纵队史料》]

 

东江纵队的国际地位

    八年来坚持艰苦奋斗的东江纵队,由于它所处的战略地位,更由于它执行忠于盟邦共同作战义务的政策,自一九四一年冬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之后,在协助盟邦作战的国际合作上,尽了很大的力量,有过不少功劳,因而它在国际上获得了良好的声誉。盟国对日反攻不断进展,直迫日本大门,接近中国大陆的时侯,东江纵队和东江解放区的战略地位已引起盟国的重视《美亚杂志》曾著文阐述,题为《东江游击纵队与盟国在太平洋上的战略》,其结论认为,如果能供给这支军队以武器装备,对于盟国的对日反攻是有很大意义的。

    回溯几年来,东江纵队在抢救被敌俘虏的国际友人,营救美国机师,支持和协助英军服务团,及与美国从事情报合作的这几项工作,都有把它介绍出来的必要。

    香港沦陷后,敌人把盟国军人战俘囚禁于七姐妹、深水涉与亚皆老街三个集中营,盟国的政府文员、市民、妇孺等则囚于赤柱集中营,印度兵则囚禁于马头围集中营,一部分管理市政卫生的官员和银行的职员则不予囚禁,迫令他们帮助恢复市政及金融工作。在初,敌人无论对被囚的或未被囚的盟国人士的监视都不大严密,脱险逃出还不太困难。赖特上校(Coi.L.T.Ride)、京中校(Lt.Coi.G.King)、 谭臣警察司(Mr.W.P Thompsupt.of Police)、祁德尊少校(Major.J.D.CIaqLLd) 等都是在这时逃出来,经过东江纵队的港九大队的保护招待和帮助而安全到达中国的大后方去的。他们都曾表示说:他们对周围情况完全不了解,逃出来是抱着极大冒险,如果没有东江纵队的帮助,能否安全脱险是一个极大的疑问,假使集中营里的人能够知道东江纵队的真诚帮助,相信许多人都会绝不犹疑地跑出来的。

    为着更有效地进行抢救工作,东江纵队派出专门工作干部,潜回港九市区负担这个责任。当时曾和香港辅政司詹臣先生 ( Mr.F.GC.im SonCoLouia Lsecretary)、医务总监司徒永觉先生(Dr.SeluynCiarKe Director of Medicalser Vice)、上海银行总经理祁礼宾爵士(Sir.Groybeern ChiefManager of the Hong Kong Shanghai Bank) 等<联络>,并准备营救他们出险,可惜他们都不愿意,因而没有结果。又曾和赤柱集中营里的盟国人士取得秘密联络,但当时营中的英国高级官员对时局估计不足,认为日寇不出半年必败,不同意营内人员逃走,因而也没有结果。及后,由于逃出的人日多,敌人对战俘的监视逐渐严密,便增加了营救工作的困难。

    经过这种营救工作,东江纵队的地位和作用开始受到盟邦的重视,当时特别是英国。一九四二年七月,英国在惠州成立了英军服务团的前方办事处,该办事处主任祁德少校即致函东江纵队,要求派出代表和他讨论合作问题,并派出何礼文上尉 (Major.R.D.Holmcs)到港九解放区来,要求东江纵队调查和摄影集中营的情况和位置,及协助营救工作。

    当时敌人在市区统治极严,秘密警察布置得象天罗地网,东江纵队工作人员在极困难和危险的情况下,英勇地和沉着地帮助英团组织情报站,计划营救国际友人的办法,布置秘密交通路线,经常是一马当先担负最危险的工作,以鼓励英团工作人员的勇气,并经常指导他们关于秘密工作和坚持地下斗争的艺术,不断向他们提供改善工作的意见。在和英团合作的过程中,支付了庞大的用费,但全部都有由东江纵队自已撙节出来,勉力维持的。由于东江纵队的港九大队在新界英勇斗争,地区日益巩固,使盟国人员获得很好的安全保障和工作便利,并允许英团在新界地区建立联络站,担任和市区工作人员与惠州办事处的联络工作,便利了他们对市区工作人员的指挥,减轻了敌人封锁的危险和交通的困难。

    由于这些工作的成就,东江纵队的国际声誉日隆,魏菲尔将军(Ficld Marshall waVcil)曾加赞扬和鼓励,因而受到国民党当局的忌恨,用各种办法破坏东江纵队和盟国的这种团结与合作,终于在一九四三年八月英军服务团突然决定与东江纵队截断关系,停止一切联络。但即使是这样,东江纵队仍自动地给英团以援助,并救护了许多盟国友人送给他们,对英团的秘密过境的人员,仍予以便利。但国民党反动派这样的破坏行为,使这种国际合作不能继续下去,不能不是反法西斯事业的一个损失。不过英团的高级官员,如最高负责赖特上校,在今年二月返英前在香港仍这样向东江纵队表示:“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是不会做出什么工作来的。”

[黄作梅:《前进文萃》第3辑,1946年6月10日出版]

东江纵队政委林平在渝发表谈话

    [重庆航讯]在全国渴望全面停战声中,广东方面不停的冲突成为人们注意的焦点。昨日民主

报记者特走访甫自广东辗转来渝之东江人民抗日纵队政治委员林平氏,承其对该队成立经过,战斗情形,与当地人民关系,日本投降后处境及今后希望均有所说明。该队之前身系一九三八年十月广州沦陷后一部分华侨及当地青年所组织之宣传服务团体,十二月初始正式在淡水乡下周田成立惠宝人民抗日总队,甚得各方好评,并得张发奎将军许可,由香翰屏先生负责之游击队指挥所给予新编大队名义,所有经费均由海外侨胞供给。一九四零年三月坪山事件后,即无合法名义。王若舟指挥与王作尧领导下之直属第二大队遂不得已撤退。至淡水沦陷后,始撤回敌后。曾屡次向政府要求给予名义,并接受指导,均被拒绝。至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二日始正式成立东江抗日游击纵队,接受中共领导。现已发展有十一个支队,散布至江西湖南边界均有。司令曾生,政治部主任杨康华均中山大学学生,副司令兼参谋长王作尧系燕塘军校毕业。仅江南区即经过三百六十多次战斗,缴获武器甚多。在香港陷敌时该军对抢救留港文化人,国民党要人,外侨及一般民众约数万。美国飞行员被该队营救者亦甚多。当地英军对之颇为尊重,曾与之相约共同对付敌人。美方并派有代表一人于一九四四年九、十月间至该队留驻,直至日本投降始回。蒙巴顿,陈纳德,史迪威将军亦均有函电慰问,鼓励。他们经常可牵制敌军一到四个师团。在各地都建立了民主政权,对生产救济减租息,均甚注意。由于政治改善,在其他地区粮荒严重时,他们所在区域得免于饥馑,民众亲如家人。但不幸日本投降后到现在,那儿迄未停止过战争。据说双十协定政府在广东的十八个师中有十七个师还在进攻中共部队。而对付东江纵队的即十一个师,并有空军协助,人民悲惨痛苦已极,现军事执行小组虽已到达广东,但因当局否认有中共部队存在,无法开展工作。彼此次来渝交涉希望停战命令能在全国范围内生效,不因各地实力对比不同而有所歧异。         

 摘自《广东党史资料丛书.东江纵队北撤斗争纪实》

抗议进攻东江纵队!一切战争行动立即停止!

——重庆《新华日报》1946年3月27日社论

    这是停战协定的第一条。然而国民党军队并没有忠实执行。现在国民党军队六个师正在向共产党领导的东江纵队疯狂进攻,据本报特派记者华民同志的报告,国民党总动员了十七个师,进攻东江纵队和琼崖独立纵队。情势是非常严重!我们对于这种背信弃义的内战嗜好者的罪行,提出严重抗议!

    东江纵队是对抗战大有功劳,对盟邦有大帮助的,从二十七年底成立以来,一直和敌伪坚持苦斗。别的部队狼狈逃遁时,东江纵队却始终站在抗日的最前卫,收复了东江许多地区,他们救护港九盟侨脱险,援助香港文化界人士以及国民党要人如现在的广州市市长陈策将军等多人。这些事实是无法否认和抹煞的。至于协助英美军事当局的工作,且得到蒙巴顿、陈纳德等将军的感谢颂扬。函电具在,可以证明。现在国民党军队竟诬蔑他们为“土匪”,说什么“本省只有零星土匪,并无中共部队”。派了六个师去进攻一万多人的部队。国民党的宣传机关中央社甚至无耻到捏造事实,报道第八小组“自到东江后,认为确无中共部队存在”的鬼话!这不仅是不公平,还违反了为人的道德。很显然,这是为了不让执行小组去调查事实,和执行停战命令,而在“剿匪”的老调下进行其血腥的内战。但事实胜于雄辩,东江纵队并不因为国民党反动派否认就不存在。包括中共,也包括美方,更包括国民党方面的代表的第八小组,不是已经否认中央社的谣言了吗?国民党反动派们!如果你们不是在事实面前懦怯,在人民面前懦怯,如果不是蓄意破坏停战协定,就应该欢迎执行小组立刻和东江纵队取得联络,立刻前往执行停战命令!

    国民党军队在广东的罪行,决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国民党反动派的整个内战计划的一部分。所谓“层峰之电开,长江以南不在停战协定范围之内,贵辖区内残匪希加紧清剿,限期肃清”的密令,不就是最明确的自供吗?今天有种种事实,使人不能不怀疑这种性质的“密令”,决不限于“长江以南”。新四军第五师被围困进攻,热河战争仍烈,东北的内战正在扩大,都是国民党反动派挑拨并扩大内战的证据。抗战时人民组织的部队,打击了敌伪,解放了国土,对人民对国家,有大功劳,应该大大的奖赏,为什么国民党反动派一定要消灭了他们才甘心?你们竟凶暴到不顾人民的反对,不怕人民反对吗?你们和人民为敌,却只有自已毁灭自已。为什么国民党反动派对敌伪那样宽容?如山西的敌军至今还保存了武装,有的伪军竟被收编为所谓国军,接济他们的粮食,供给他们弹药,而对中共领导的人民的部队,却一定要加以消灭呢?中共领导的部队,为了和平,严格的执行停战协定,国民党反动派却乘机其内战的罪行。这种罪行是决不可容忍,决不可宽恕的。我们向全国人民和舆论呼吁,请你们作公正的裁判,给以制裁,务使这种罪行立即停止!

    国内和平是不可分割的,东江纵队的目前处境危急万分,如不立即和平解决,非但广东人民的灾难不堪设想,就是国内的和平团结也会受到重大威胁。国民党军必须执行停战命令,必须立即停止进攻,接受执行小组的调处。

华南纵队发言人驳粤当局谬论

——1946年2月21日《解放日报》

   [新华社北平一九四六年二月十九日电] 华南讯:据一月卅一日香港华商报东江讯:本月(一月)廿六日,广州各报刊载广东军事当局的发言说: “广东没有中共军队,只有些‘土匪’。对调执组来粤表示惊异。”记者特走访华南抗日纵队司令部,叩询对此项消息的意见。承该司令部发言人作答如下:广东军事当局的这种发言其目的是企图掩饰近几个月来大举进攻中共军队及摧残解放区人民的罪行。同时更露骨的表示广东军事当局对停战命令毫无诚意。因此广东调处小组的工作,将因而遭受阻碍与困难,是可以预料的。广东中共领导的军队,散布在东江、琼崖、珠江、中区、南路、粤北、韩江、西江一带,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人民爱护它如自已的儿子,军民关系的密切,任何广东国民党军队都赶不上。它在对日战争中所建立的伟大功勋,是有口皆碑的。它在极端艰苦与危险的条件下,抢救国际友人,它与英军服务团和美陆军第十四航空队在战争中的合作是获得了国际上的赞誉的。就和政府方面的关系来说,琼崖独立纵队与东江纵队等,也曾经过谈判的手续而取得合法地位的。香港沦陷之初,许多政府大员以及余汉谋将军的夫人,不就是经过东江纵队的护送而脱险的吗?污蔑抗日有功、人民爱护的中共军队为“土匪”,这是完全违反天理人情与极端幼稚之举。几个月来,广东军事当局,调集七个师以上的兵力,大举进攻中共军队及解放区人民,烧杀奸淫抢掠的惨状,罄竹难书。单就惠(阳)东(莞)宝(安)地区来说,即有数万人民流离失所。该发言人坚决表示:对于广东军事当局的污蔑,我们要提出严重的抗议,对于国民党军队几个月来的残暴行为,我们也要提出控诉。我们欢迎执行小组到此实地工作,同样欢迎军事考察团及各地人民代表与新闻记者组织考察团到一切冲突地点考察真相。该发言人最后说:在广东停战是有关于全广东人民的事情,因此广东人民应当明嘹自己的责任,起而帮助调执小组进行推动与监督停战命令的实施,有效的停止广东军事当局继续扩大内战的企图。                         

                                            (1946年2月21日《解放日报》

标语牌

一九四六年三月二日

国民党元老 何香凝  爱国将领 蔡廷锴   中国民主同盟李章达

呼吁  停止内战,停止对东江解放区的进攻!

标语牌

新加坡惠州会馆通电 呼吁  制止国民党在东江发动内战!

星州惠侨 再次呼吁  国民党停止内战,实现和平!

标语牌

中国民主同盟港九支部  向全国及海外华侨发出通电

呼吁停止内战,停止对东江解放区及东江纵队的进攻!

北撤协议      

     北撤协定签订后,经我方代表方方、廖承志分别在军调第八执行小组和三人小组军事代表团中进行斗争,广州行营才于四月二日与第八执行小组签署了东纵北撤联合决议。四月四日曾生、林平到广州同广州行营代表又经过四七天激烈、反复的谈判斗争,才就东纵北撤的细则达成最后协议。图为香港《华商报》登载的消息。

复员证复制件

    1946年3月27日,经周恩来在军调三人小组会议上的坚决斗争,迫使国民党签订了北撤协定:一、承认华南有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

二、同意北撤2400人,不撤退的复员,发给复员证,政府保证复员人员的生命安全,财产不受侵犯,就业居住自由。

三、撤退到陇海路以北,撤退船只由美国负责。图为曾生、林平签发的临时复员证。

东江纵队北撤时佩带的胸章

方方少将代表中共中央军委对北撤将士的讲演                                                                                                   曾司令、王副司令、杨主任、各位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

  我代表中共中央军委会热烈地慰问你们!

  我以沉痛而又兴奋的情绪欢送你们!

    你们打了八年日本鬼子,解放了大片国土,挽救了千百万同胞的厄运!然而日本鬼投降了,你们却不能不离开家乡,一想到这里,不禁令我挥泪。

    然而,你们为了全省、全国的和平,你们为了坚决执行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的训令;你们终于毅然决然冲破一切困难——不怕牺牲,不怕艰苦,义无反顾地英勇的集中北撤,说明你们纪律的严明,训练的有素,怀抱的伟大,不愧是人民的优秀儿女,不愧是毛泽东的好学生,这是多么地使我感动兴奋呢!

    现在,不管世界上的反动分子在叫器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管中国的反动分子在策动内战,然而和平是全世界人民一致的要求,我们能够坚决站在人民一起,和平一定要实现的。       因此,我以悲痛而又兴奋的情绪,欢送同志们北撤,去为和平而努力,去为民主而努力,去为创造未来的新民主主义的强盛

繁荣统一民主的新中国而努力。

       祝各位一帆风顺,健康愉快!

                                                                 方 方                

1946年6月29日  

 

陈毅报告中央: 东纵北移,已要求胶东准备驻地。

中央:

    周真文(十一日和十二日)电悉。东江纵队北移,已要胶东准备驻地和欢迎,烟台港口我控制后,曾泊三千吨之美国运输舰下过附同卡车(救济总署的),但无起重机,待查复。

                                                  (一九四六年六月十四日午时)

美国军舰驶抵沙鱼涌海面

美军登陆舰一零二六、五八五、五八九号三艘和一艘护航的驱逐舰于一九四六年六月二

十九日上午驶抵沙渔涌海面,准备接运北撤部队。      

    

 北撤登船地点大鹏湾沙鱼涌海滩

    一九四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午后,在大鹏湾沙鱼涌海滩举行欢送北撤部队大会,欢送的群众不断涌向会场。东纵是人民子弟兵,在八年抗战的艰苦斗争中,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血肉相连,在即将北撤的时刻,与亲人难舍难分。图为大鹏湾沙鱼涌海滩登船旧址。

曾生、王作尧、杨康华在大鹏湾葵涌合影

    一九四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东江纵队江南、江北、东进、粤北部队,粉碎了国民党将东江纵队消灭在集结途中的阴谋,相继到达葵涌地区集结。为了统一领导北撤部队,成立了军政委员会,曾生为书记,林锵云、王作尧、杨康华、罗范群、刘田夫、谢斌、谢立全为委员。图为曾生,王作尧、杨康华在葵涌合影。

 在沙鱼涌附近等待登船的东江纵队男战士

 在沙鱼涌附近等待登船的东江纵队女战士

 曾生等北撤部队领导人在舰艇上

 北撤部队在登陆舰上     

    北撤部队在登陆舰的甲板上集合向亲人告别并高唱《北撤进行曲》,“为了广东的和平呀!我们要离开战斗的家乡........。”

  欢迎东江纵队胜利北撤大会会场

    烟台市党政军民于7月7日召开欢迎东纵胜利北撤大会。这是和平民主方针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忠实执行《双十协定》的具体体现, 它将唤起全国人民反对国民党发动内战,对争取和平民主在全国的胜利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左图为迎欢大会会场。

 参加欢迎大会的东江纵队战士

右图为东纵北撤部队指战员换上山东八路军的新军装参加欢迎大会。

                                  

北撤山东

烟台港欢迎的船只

    烟台市民乘帆船在海面游弋,等待欢迎东纵北撤部队。

登陆舰在烟台码头靠泊

    7月5日,东纵北撤部队胜利到达烟台市,图为登陆舰在烟台港浪坝码头靠泊。

北撤部队指战员在甲板上集中

曾司令第一个登陆

北撤部队指战员在码头上列队

曾生登陆后与胶东行署曹漫之主任(前排右一)和胶东军区

王彬副司令员(前排左一)亲切交谈

烟台军民夹道欢迎东江纵队

    北撤部队从码头开赴驻地途中,烟台市群众倾市而出,万人空巷箪食壶浆, 沿途人山人海,执旗拿花,口号频呼,慰问品不断塞入战士们的口袋。图为夹道欢迎情景。

妇女们把熟鸡蛋、水果塞进战士的口袋里

曾生与胶东行政公署曹主任及军区司令交谈

 

欢迎东江纵队胜利北撤大会会场

    烟台市党政军民于7月7日召开欢迎东纵胜利北撤大会。这是和平民主方针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忠实执行《双十协定》的具体体现, 它将唤起全国人民反对国民党发动内战,对争取和平民主在全国的胜利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左图为迎欢大会会场。

参加欢迎大会的东江纵队战士

    右图为东纵北撤部队指战员换上山东八路军的新军装参加欢迎大会。

胶东军区王彬副司令员致欢迎词

曾生司令员致答词

曾生接受山东报章记者采访

曾生与王彬副司令亲切交谈  

烟台市派出运送行李的车辆

三轮机动车运送战士去营地

陈毅.张云逸.黎玉报告党中央:东江纵队抵达烟台 

(一九四六年七月七日)

叶李中央转:

    胶东微(五日)电,东纵二千六百余人(战士一千九百余、干部及家属六百余),由曾生同志率领,已于微乘美舰三抵烟,已全部着陆休整,美舰渔(六日)去沪,详情后报。

 晋冀鲁豫军区的贺电

胶东分社转曾生同志暨东江纵队全体同志鉴:

    你们忠诚执行协定,忍痛让出苦战八年艰苦缔造的东江解放区,离别家乡父老,毅然北撤,获得国内外人士一致赞扬,特致亲切慰问。现内战烽火四起,愿共同携手,保卫和平,予好战者之徒以严重打击。

                                             晋冀鲁豫军区司令  刘伯承

                                             晋冀鲁豫军区政委  邓小平

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二日

新四军兼山东军区的贺电

曾生将军转东江纵队全体指战员同志:

    欣闻我华南兄弟部队安全抵烟登陆,胜利完成北上任务,我们代表华东党政军民向全体指战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并祝全体同志身体健康!我东江纵队坚持华南八年抗战,英名远扬,威震环球,曾经给予并肩作战之八路军、新四军以极大的鼓励,不料在日寇投降后,国民党反动派视友如仇,反戈内噬,屠杀我八年抗战有功的健儿,威逼我华南解放区,远道闻讯,至为愤慨!率赖我东江纵队全体指战员乘忠贞坚卓之精神,为和平民主事业奋斗,迫使顽暴凶徒不敢凌犯,终于突破国民党反动派的严重封锁,而远渡重洋得与我山东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会师,这实为我党我军之一伟大胜利。当此国民党反动派破坏三大协定挑动内战之际,东江纵队远征的胜利,更使华东被迫自卫之军民,亲切体验到你们英勇坚决的斗争史绩,可歌可泣;你们的胜利,证明中国革命的人民军队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自卫前线诸将士一定要向你们学习,更有力的打击内战阴谋者,争取自卫战争的胜利!希望全体指战员同志们在冒署远征之后,注意休养,调整部队,彻底坚决为人民服务,争取中国和平民主早日实现。特电致贺,并祝胜利。

                            新 四 军 军 长                                          

                        兼 山  东  军  区  司  令     陈    毅                         

                            新四军政委                  

                            兼 山  东  军  区  政  委     饶 漱 石

                            新 四 军 副 军 长                             

                            兼 山 东 军 区 副 司 令       张 云 逸

                            新四军副政委                                  

                            兼 山 东 军 区 副 政 委       黎    玉

                            新四军政治部主任

                            兼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          舒    同

一九四六年七月七日

 发来贺电的还有

贺龙将军、肖克将军、山东省参议会、渤海参议会等。

北撤纪念亭

深圳宝安人民修亭立碑纪念东江纵队北撤这一重大的革命历史事件。


 

 

东江纵队纪念网站  电 话:86-18818568069  传 真:86-755-8239 4223
您是本站第 位客人  邮箱登陆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粤ICP备06087186号